居民以農牧為生 崙背竟是空汙之鄉



雲林縣崙背鄉是以畜牧、務農為主的純樸小鎮,卻屢屢登上空氣品質最差「寶座」,睜開眼常見一片霧濛濛,這景象是鄉民的日常。諷刺的是,這裡也是環保署長李應元的故鄉。

雲林縣立委劉建國年初與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公布環保署七十六個空品測站資料,他說,二○一六年細懸浮微粒PM2.5汙染物綜合積分排行,原本最糟前三名都在高雄、屏東,沒想到用季節、超標不良日統計後,崙背竟登最慘測站。

/%E6%97%A5%E5%B8%B8%E9%9C%A7%E6%BF%9B%E6%BF%9B-%E5%88%A5%E8%AE%93%E5%B4%99%E8%83%8C%E5%86%8D%E8%83%8C%E4%B8%8B%E5%8E%BB-170800641.html

環署長家鄉崙背最糟

崙背鄉長李永茂表示,崙背鄉PM2.5濃度高,鄉民很無奈,一旦濁水溪揚塵季節來臨,空氣品質更慘,完全束手無策。

環保署長李應元是崙背鄉人,家鄉成了PM2.5重災區,一口乾淨的空氣成了當地居民的奢侈品。劉建國表示「很諷刺,環保署不該讓崙背的空氣品質再『背』下去了。」

雲林縣環保局代理局長張喬維說,崙背受地理特性影響,海陸風可能吹來六輕的空氣汙染物,加上通往六輕的汽機車流量大、濁水溪揚塵,都讓空汙問題難解。

埔里盆地霧霾超嚴重

向來有好山好水美譽的南投縣,這幾年空氣品質急劇惡化,埔里盆地更因為霧霾嚴重,被戲稱「霾都」。

南投縣環保局長方信雄說,境外固定汙染源主要是台中火力發電廠和台塑六輕,隨風擴散到埔里、竹山,尤其秋冬的盆地對流不好、汙染物易累積,加上少雨,無法洗塵,空氣惡化更嚴重。陳姓埔里鎮民說,手機上的空汙監控App顯示,近一年來埔里的空品優於橘色警戒的天數很少,像燒稻草、宮廟遶境放鞭炮等,少有禁止或減量。

高雄八五大樓剩輪廓

「媽,前面都霧霧的看不清楚。」高雄郭媽媽忘不了去年底有天載孩子去上課,地標八五大樓竟然隱身霧霾只剩輪廓,母子兩人趕緊戴上口罩。登上壽山遠眺高雄市區的山友也發現,八五大樓常是一幅「樓在虛無縹緲間」的畫面。

高雄市左營空品測站在二○一六年PM2.5汙染物綜合積分排行「慘勝」,拿下第一糟。空品站所在的大義國中每天升不同顏色的空汙旗,學生只能在升綠旗時把握戶外運動的機會。民眾質疑,中油高雄煉油廠已吹熄燈號,半屏山旁的東南水泥也關廠,為何測站的AQI數據仍一片紅?

高雄市環保局長蔡孟裕說,高雄電力、鋼鐵及石化等重工業林立,秋冬常因高壓出海回流,加上東北季風南下,使北部合併境外空汙南下高雄,左營測站受交通汙染影響,且靠近壽山形成對流屏障,空品雪上加霜。

屏東北大武山隱形了

屏東長期名列空汙重災區,今年九月秋老虎發威,除了悶熱無風,屏東地區空氣品質好幾天都達「橘色警戒」,因氣流沉降,夜裡從遠處飄來的豬屎味更是重度瀰漫,「那真是雙重汙染啊!」不少民眾在臉書抱怨。

去年冬天屏東「紫爆」多日,連平常清晰可見的北大武山都隱形了。屏東縣環保局分析,每年秋冬的空汙只有三分之一來自縣內,屏東以北和大陸霾害等各「貢獻」三分之一。環保局長魯台營表示,屏東位於下風處,空汙很難歸咎單一縣市,中央應用空汙費協助改善。

聯合新聞網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